从“门外汉”到“修车高手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07-11-6

 

——王浩谈学习钻研修车技术的经历

  1981年我进厂时,在研磨组跟着师傅学习镐瓦,经过不到一年的时间,对镐瓦、配销轴、研气门等工序都能熟练操作,很快就能独立盯岗了,这使我感到很知足。

对修车一点不通遭人白眼

  此后,由于自己只会干研磨组的活,对修车是一点不通,有两件事对我触动很大。 一次是1982年邻居的一辆老华沙车着不了,知道我是汽车修理工,就跑来求助,我当时束手无策,只能说我不会,场面十分尴尬,邻居用那么一种眼光看了我老半天,当时的情景令我十分难受。 第二次是一部老上海车换曲轴油封后去通县试车,途中熄火了,同去试车的有5个人,车上车下忙了两个多小时谁也弄不着,无奈,只好打电话搬救兵,老师傅来了只简单一查,调了调白金间隙,车一下子就着了。老师傅随口说了一句:“你们是什么修理工,一车骡子,废物”。听了这话我心理感到很不舒服,但也暗暗佩服人家的手艺。

学修车从帮师傅干活开始

  从此,我向上过汽车技校的同事借来他们的课本。从基础学起,业余时间看书学理论,上班时间对照实物练实操。一个岗位一个岗位的学,那时学习技术的方法就是主动义务的帮助别人干活,到处干,到处学。经过两年多的努力,对汽车上的部件有了基本的了解,熟悉了各道工序的操作要领和技能,为今后的提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中北小组成为技术骨干

  1984年中北汽车维修小组成立,当时的日产汽车大量装备了各种电器设备和零部件。 为尽快能修这种新车型,我一方面仔细阅读维修手册,一方面利用一切维修机会熟悉实车结构、零件位置、走线布局等。利用自己爱好半导体时所学的电器知识, 对每一个电器元件的结构电路原理仔细观察分析, 有的还要根据实物画出线路图,再分析工作原理和维修方法,经过不断学习和钻研,终将日产车的维修技术熟练于心,成为技术骨干。有一次,一辆外地的日产碧莲车发电机电子调节器坏了,一时买不到配件,这种电子集成调节器在当时是个新技术,除了更换总成谁也修不了。车主打听到我厂能修日产车,急切的上门求助,我就利用自己的电工知识,将调节器拆开,根据集成板上的原件和连线画出电路图,再用买来的分立电子元件自制电路板接入到原电路中,做了一个临时的电子调节器,恢复了发电机发电。

美国通用维修站的修车高手

  1988年建立了全国第一家美国GM汽车特约维修站。修美国车使我首次接触了电喷、电控、电脑诊断这些汽车机电一体化新技术。为了尽快掌握这些新技术,我四处寻找各种技术资料,其中很多资料是外文的,我就查字典,业余时间几乎全用在了学习上。为了弥补教材的不足,我又四处自费参加电喷技术、自动变速箱技术维修讲座和培训。这使我很快掌握了新的技术理论和维修方法,成为同行中的领先者。

  当时,有一批雪弗兰子弹头新车2万公里左右集中出现怠速喘,起步加速无力的故障,电脑检测又查不到原因。 各服务站都解决不了,恰巧我就遇到一辆此种故障的车。于是我和同事一道连夜拆查,反复检测,对相关的零件逐一试验逐一排除,最终发现是由于EGR阀的结构不适应当时国内较差的汽油品质。 在找不到配件的情况下,我通过拆解EGR阀手工修复阀杆和拆洗喷油嘴的方法彻底排除了故障。

  自动变速箱维修也经历了曲折过程,在缺少测试手段条件下,我都是经过电脑检测、按图拆解、查找故障点、按工艺组装、自制设备检测、路试等过程,有时经常要经过多次拆装,最后在实践中取得了自动变速箱维修检测的成熟技术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每每回想起来,二十多年前所经历的刻骨铭心的两件往事,一直是我学习钻研修车知识,梦想着也做一个修车高手的源源动力。



 

修理分公司

所属类别: 职工之家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15号(五环大酒店四层)
电话:86-10-87665998(总机)  传真:86-10-87664027  邮政编码:100021